意外下

时间:2021-04-03 作者: 热度:
意外下 「苏琳同学,你去市里了吗?」
  为了知道琳儿是否已经出发去市里,我小心翼翼的以普通同学的口吻给她发了一条短信询问。
  「嘻嘻,人家不过就告诉你周末有点事嘛,你就这么想我了?(偷笑表情)突然要去一下后街,所以人家还没有出发。「琳儿显然对我一大早的问候十分上心,有些小小的兴奋。
  后街?貌似我和琳儿从未去过后街,也从来没有听说琳儿去过后街,怎么突然就要去后街了呢?我突然想起昨天佩儿的殷勤和异常表现,那紧锁的眉头和嘴硬心软的语气,莫非佩儿要我今天去后街就是为了揭穿我,继续威胁我?不对,如果是威胁,为什么要表白?莫非佩儿什么都知道了……我心中额外的成熟了一次,居然思维如此清晰。
  不能靠自己揣测,更不能按兵不动,我也应该去后街。我心中就如同已经认定了佩儿会出卖我一般,急匆匆的赶往后街,从那个两人位的街门口走了进去。
  此时的后街已经有不少人了,大多是贫寒想要考研究生改变命运的同学。我四处找寻熟悉的身影,但是人太多了,一直都没有找到琳儿的倩影。不是我来得太晚了,她已经去市里了吧?呼呼~~如果真是那样就好,至少证明不是佩儿从中搞鬼,我的心里突然感到很庆幸。
  「不要找了,我在这里。呵呵,找不到我不用这么着急吧……」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肩膀被人小小的拍了一下,身后传来了一阵热情的笑声。我刚刚太着急了,居然一时粗心大意,没有避开同样在后街等我的佩儿。
  「你……佩儿,这么早就起来了……」
  我舌头硬梆梆的。
  「我都晨练回来了,只是没有想到你来得这么早。」
  佩儿凑了过来,对我的浅笑有些深意,感觉更像是洋溢着初次恋爱的幸福。
  「晨练,对啊,今天天气特别好,我晨练经过这里,准备买点早餐……」
  我糊里糊涂的为自己只是路过找藉口。
  「没想到你也害羞,明知道是来找我的,还故意找藉口。」
  佩儿一低头,摇着盘发说道。
  是啊,昨天的短信,我可能沉浸在思考中还没有出来,脑海里充满了应对佩儿威胁我的对策,一下子居然说了出来,真是有些尴尬。我只好对她憨憨的笑,可这样的表情更让她惊奇。或许在佩儿的脑海里,我是个有些冷的人,所以觉得现在我这副傻样对着她,是真心想要和她好了。
  「你这么早来了就好,不然我还不知道过会要怎么解释,才可以让别人和我一起等你呢!」
  佩儿从旁边的小摊子上递过一个饼给我,纯麵粉的那种。
  「噢?你就这么确定我会来?」
  我听到等人,心中一个激灵,想要将话题继续下去。
  「只是希望。」
  回答少了几分霸气的自信,多了几分温柔。
  「那你要我来有什么事吗?」
  我旁敲侧击。
  「哦,原来这个门外就是后街,真隐蔽。你就是佩儿姐吧?简直和照片上一样。你好!我就是苏琳。」
  正当我心中得意自己的发挥的时候,身后的街门口传来了特别熟悉的声音,惊得我大气不敢喘,冷汗都冒了出来。
  此时我是背对着苏琳的,看佩儿的表情,琳儿应该第一眼没有看到我。那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快逃?还是转身主动自然的打招呼?我脑子里乱作一团,我早应该想到可能出现这一幕,可能一开始我太得意了,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已经暴露身份了,还特意跑过来准备应付。现在这个应该叫做自投罗网还是自作自受,反正肯定会开罪女友了。
  「咦?苏琳……」
  我当作佩儿看到了某人,下意识的回头一看,然后很自然的打招呼。
  「你……李严,你怎么会在这里?」
  琳儿眼睛瞪得老大,也乱了分寸,尴尬的问道。
  「哦,我早晨晨练经过这里,买点早餐……」
  本来我应该说「有些想你,特意在这里等你」,可是佩儿在旁边,你让我怎么说出口?并且佩儿这个时候正紧紧贴在我身边,你说我找的这藉口又有谁会相信?
  「你就是苏琳吧?和百合说的一样,真是个美女。呵呵,你们认识的,好像听人说上次你们还一起去过海岛啊!对了,这是百合让我交给你的歌词,她说只有你谱曲才能让这歌词充满意义。」
  佩儿这回笑着道。
  「哪有,我一直都特别崇拜百合的,词曲都能上手,而且创意无限。」
  琳儿很快进行了角色的转变,恢复了正常的神态,可是眼神还在对我一个劲的瞟。
  「只是百合这次提出了对唱的要求,她说是要感谢你的知遇之恩,希望你可以明白她的心意。所以,我还特意约我我们学院音乐素养最好的帅哥来做搭档。
  喏,就是李严啦!「佩儿说起我时,明显有些炫耀男友的意思。
  「是……是吗?佩儿姐的意思,他是你男友吧?」
  琳儿把佩儿的玩笑话当了真,说话有些吃力。
  「没有,我是李严的学姐。」
  琳儿的问题明显是转着弯探问我是不是在背着她搞地下恋。好在佩儿是见过世面的人,她还牢牢记得我在学校的避讳——不能恋爱,所以佩儿一口否决了。一时间我觉得佩儿真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差点就拉着她的手热泪盈眶了。
  「原来这样啊,那我们可以出发了吗?」
  琳儿的眼神充满了怀疑,更有不满藏在眼神的背后。
  「可以啊,麻烦你在这里等下,我去换身衣服。正好你们认识,也可以聊聊啊!」
  佩儿说完转身朝后街里面走去。
  「李严,刚刚怎么和你的那个『学姐』站得这么近啊,是不是有些小秘密要说?」
  琳儿见佩儿消失在人群中,一把捏住我的手臂,死命地旋,「学姐」两个字更是重音中的重音。
  「哎呀!好痛。我是好久没有看见你了,有些想你,特意过来希望可以偷瞄到你的一颦一笑……可是到了这里的时候没有看到你,却碰到了佩儿——学姐,正好自己又没有吃早餐,就买了个饼。」
  我委屈的拿着手里的饼晃了晃。
  这时才敢好好的看看我多日未见的女友,只见琳儿穿着一件白色纱织的连衣裙,是有很多层的那种,披到膝盖上可以看到很多层;裙子虽然很可爱,却将琳儿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和琳儿平日的穿着有些出入。但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肯定是太久没有看到女友了,我还是觉得琳儿火辣动人,此时对她充满了兴趣,就只差没有流口水了。
  「那怎么『学姐』和你贴得这么近?骗子。」
  琳儿嘟着嘴,有些小生气。
  「不是你想的那样,刚刚我正好去拿饼,你就看到了,是误会……」
  我这回装得更委屈了。
  「是吗?那好,就一起走吧!可是你要小心,不要让你和学姐的秘密露出马脚哦!」
  琳儿说得不清不楚。
  「让你久等了,苏琳。我们出发吧!」
  佩儿换了一身衣服,热裤加圆形低领的白色紧身小背心,透过阳光就可以看到里面白色的胸衣,虽然胸衣很保守,但还是很吸引我的眼球。当然,我的眼球也吸引了琳儿的醋意,她早就在我身边咬着牙齿让我不许看了。
  「佩儿姐,我记得李严上次在我们面前吹嘘自己的驾车技术多么多么了得,正好今天我穿的是高跟鞋,怕开车太累,所以想让他开车,你看怎么样?」
  琳儿笑着对佩儿说道。
  「本来我就是让他一起去的,还在考虑要怎么和你解释,现在好了。」
  佩儿也笑着说道,让我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你可不要多想,我叫他来,只是想解开他对我的一些误会,没有别的原因哦!」
  佩儿见琳儿的眼神还在猜测她和我的关系,又解释道。
  本来在海岛的那一次,琳儿就有些怀疑我忍不住寂寞在外面花了,今天又不偏不倚碰到我和佩儿,真不知道她会怎么想。可我开车,看着后视镜中两位美女并肩而坐,嘻嘻哈哈在聊天,还是感觉到特别高兴,特别是她们都穿着白色的衣着,这让我觉得更像是我驾着婚车将她们一起娶回家一样。心中还洋溢着一种莫名的幸福,多想这一刻成为永远,然后带着这两位驱车去郊外,找个浪漫的地方隐居起来……
  「喂,是阿辉吗?今天突然又有时间了,你到学校大门口吧,我就过来……
  李严,过会校门口等一下。「琳儿的语气有些故意,话的内容更是打破了我的幻想,真实的给了我一刀子。就我们三人不是很好吗,为何还要叫上那个黑疙瘩?
  「我刚刚看了一下百合写的歌词,感觉特别好。我觉得至少要谱曲两首,作两首准备。」
  琳儿对佩儿解释道。
  「嗨!我刚刚起来,让你们久等了。」
  我在校门口等了没多久,阿辉就兴奋的跑了过来,看得出他很着急,衣服都没有穿好。
  「对不起哦,本来昨天拒绝了你,可是今天突然又有时间了,所以叫上你,过会一起去练歌。」
  琳儿说道,还特意挪到后排的中间,给阿辉留出了位置,而副驾驶座却是空空的。
  「严,你怎么……哦,哦,佩儿——学姐也在,今天真不错,一路上肯定很热闹。」
  阿辉的语气有些失落,好像我们如果不在更好。
  「呵呵,佩儿姐,你觉得他的驾驶技术怎么样?」
  行车至半路,琳儿撇开一些无聊的八卦,开始聊起我来。
  「还可以,挺稳的,不过还不到他吹牛的水平。」
  佩儿也跟着起鬨.「那他吹牛的水平很高咯?他平时肯定是经常在佩儿姐面前吹牛,讨你的欢心,而且爱吹牛的男生一般都很花心的。」
  琳儿寓意深远。
  「这个当然,李严是我们体育学院有名的小帅哥,很多女孩子暗恋他的……
  还有,告诉你一个秘密,他每个周末都会出去找小妞解决生理问题,而且招数很变态。最主要的是,他还……「阿辉见琳儿一路上对他有一搭没一搭的,现在抓住机会猛然爆料。自从上次他将我的大小事情都告诉了佩儿,我就知道他一直是个卖友求荣的傢伙。
  「阿辉,你话怎么反着说?那个人明明是你,你可不要逼我把你的丑事抖出来。」
  妈的,我得赶紧堵上阿辉那张臭嘴,否则假的都会变成真的,难免不会让琳儿造成更大的误解。而佩儿就懂事多了,一个人靠着窗子一言不发,咋一看是因为言多必失,其实她的眼睛里充满了忧愁。
  车子一行人来到了市里的一家专业的音乐俱乐部,琳儿把我们带到一间像录音棚一样的地方,又将阿辉交给了一个有些妖娆的男人,自己则在旁边戴着耳机调试着什么。我闲来无事,只好和旁边有些心事的佩儿聊起天来。
  这时我才知道,百合是佩儿小一岁的妹妹,住在市郊的一家疗养院,也是佩儿唯一的亲人。这个叫百合的女孩本来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也是琳儿的同学,可是因为某种疾病经常昏厥,导致学校强令其退学。但是百合一直都没有放弃自己的热爱,依然经常和大学的同学交流谱曲作词,令很多音乐学院的学生都很佩服她。
  这次歌唱比赛,百合找到琳儿,希望自己的姐姐可以代替她参加,并且希望琳儿可以帮助佩儿凭藉原创而进入决赛。为此,百合花了很久的时间去作词,还拜託乐感极好的琳儿帮忙谱曲。这样的请求,琳儿自然答应了。
  没有想到的是,百合创作的歌词是双人对唱的。百合的本意是让她姐姐佩儿与我女友琳儿对唱,以完成她无法出场与琳儿并肩作战的梦想。可是佩儿因为昨天的那场云雨,居然选择了和我对唱,看来这是真情并非假意。
  而当我得知这两姐妹的生活花费都来自於佩儿平时的各种收入的时候,忽然对佩儿有了一种新的看法,洗去了压在我心底的一片乌黑,又同时有一种很心酸的感觉,甚至觉得自己有些涉世未深,不谙世事。
  但我没有发现,在我和佩儿认真地聊着的时候,那位戴着耳机的大小姐的眼里不知道充斥着多少醋意和不满。我完全没有想到,这次几乎不可能的相遇无形中加重了琳儿对我的怀疑,虽然表面上还什么都看不出,但琳儿已经开始担心我会情变了。
  很可惜,这些都是在后来才知道的。而当时的我居然还傻乎乎的在做梦,在瞭解到佩儿的真实的一面后,还打心底在希望自己可以左手琳儿、右手佩儿,完全没有想到这些少女心事。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wczz1314@g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